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炮友日誌

炮友日誌
炮友现身(1) &nbs

炮友,可说是旷男怨女常痴想的一词吧,在多余的精力无处发洩,或夜深人静寂寞难耐时,有个这种关係的人在身边,实在是满痛快的;况且既无感情的累赘,又可以达到幻想般的性需求,实可算人生十大乐事之一。  

我,KK,某大学的无聊男子,去年和女友搬进了同一间宿捨,虽可说是过着同居生活,却感觉对于"性"越来越没"性"趣了。  

首先,我女友很不喜欢换姿势,常常从头到尾都是一号姿势(男上女下),偏偏我又超爱换姿势,爱往高难度挑战,我们因此常做到一半就吵起来,有时只好草草了事;除此之外,她也不爱口交,更别说OO交或XX交了,所以觉得越来越无趣,有如车没油了要加一样,成了例行公事。  

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遇见了她……  

「学长!」  

我回头,张着大眼、噘着小嘴的可爱美眉站在我身后,是我高中吉他社的学妹,就称她为小P好了,当时还小小只看起来笨笨的,没想到毕业后变得这幺正。  

「你也考到这啦?」  

「嗯,日文唷」  

我视线很自然的游移到我最哈的部位---腿,紧身的牛仔裤藏不住他秾纤合度的翘臀,小透明的针织杉似乎要诱惑我深入探索一番。  

「几年不见,妳变的很可口唷………是很可爱唷。」  

「嘻…学长还是走颓废风格啊。  

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和MSN,就各自去上课了。  

开始有种感觉,但也说不上来;不想让女友知道,也不知为什幺。  


炮友现身(2)  

嘟………..  

「喂…小P啊…有事吗?」  

那是连续一个礼拜都被女友拒绝的郁闷之夜,慾火焚身的我几乎要冲到她房间硬上了,这时再度听到她的声音。  

「你可不可以出来聊聊啊?」  

「快十二点了,学校宿捨不是有门禁?」  

「有什幺关係嘛,出来陪一下好不好?」  

在电话的另一头,语带诱惑的她令我狂精冲脑,立刻飙到学校女生宿捨前。  

那紧身牛仔裤使我更加想狠狠抓一把,虽然听她扯以前的事有点无趣,但坐在石阶上偷瞄她小可爱倒也挺过瘾!  

「KK学长…记不记得有一次很晚了,只剩我俩在教室练吉他?」  

「……嗯」 (那时妳也有男朋友,没啥好留恋的说)  

「那时学长是不是想追我啊?」  

「有一点吧」 (当时在想什幺啊?)  

「那怎幺没见你行动?」  

「嗯…没时间吧」 (其实是没胆)  

「现在要不要追一下…」  

「嗯…」 (哇靠!水蓝色的胸罩)  

「我可以给你追唷」  

(这句话我国中就听过了)「妳就直接答应算了,学长经不起被拒绝耶」  

「那就是啰!」  

「啥?」  

我还没回过神,脸颊已被她的俏唇攻陷了!  

靠~ ~ ~ 哪来这天杀的好事啊!  

我左手伸像她的纤腰,右手顺势放上她的玉腿。  

「妳……不怕我是大野狼吗?」……我半开玩笑的问道。  

「你是吗?」她眨了眨眼  

「是!」  

不仅狂精冲脑,我兄弟也"举"兵待命了,我要吃了她…我要吃了她…我一定要吃了她……她的俏唇贴了上来,我狂野的回应着,也许太常和女友摸来摸去了,手很自然地在她的胸口用力搓着。她有点想反抗,我却不愿放弃这机会,还试图伸进她的内衣,但却被她製止了。  

抱着她,狂摸、狂舔着,继续往下攻。我一手将她两只手抓紧,另一手隔着牛仔裤,开始搓揉她的敏感带,她脸红到不行,虽极力反抗却闭着眼睛,我看是很想吧,所以肆无忌惮的搅着,她的牛仔裤开始湿润了,使我超想把她脱下来尝尝,直到校警骑车经过我们才恢复正常坐姿……  

第二天醒来,充满着罪恶感,我这种"表面上"乖乖牌的男生,竟一次盗了三垒!小P告别前也皱着眉说「学长好色!」转身看女友也还没醒,若是她知道了,一定会哭死。我得让心情沉澱一下,因为脚踏两条船,一定会死得很惨,所以必须和小P说清楚。But好想尝尝她喔,昨夜她边反抗边发出的呻吟仍在耳边萦绕,和她若隐若现的双峰,光是想到我兄弟又要造反了,至于小P…捨不得。  

下午,我查到她上课的教室,想跟她说实话。  

「小P……我有女朋友了,对不起没跟妳说……」  

面对她时我真觉得自己是浑蛋,伤女人心的王老五……但我对她只有从前的友谊,(外加贪婪的兽性)所以我不愿继续瞒着她。  

她愣了一下,慢慢的说「那你昨天是怎样?」  

「我……觉得妳粉可爱,一时冲动……」  

她一定恨死我了。正想着下一步是被踢还是被捶,她竟然笑了,让人心寒的---冷笑!「KK学长,从前吉他社的种种就不多谈了,不过我一直很喜欢你,知道吗,白痴!  

当初你死不承认,现在又装无辜将我甩开,你真的那幺不削小P吗?」  

「我真的不知道呀,那时我忙着…」  

「对啦,你要练琴、要联考,永远把学妹摆最后,高三就不知死哪去了」  

「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妳现在想怎样嘛,」  

我有点不耐烦了。  

「我能怎样,逼你和她分手吗?」她吼着。  

「和她分手,然后跟妳在一起的话,我也只是喜欢妳的外表,很难在爱上妳」  

「哼!喜欢外表,那有种你上我啊!」  

我听了差点昏倒,没想到我眼中清纯的学妹静说中如此大的话,当时附近的几个人,也朝我们看了几眼,让我也不敢再和她争下去……  


炮友现身(3)  

又是被拒的周五,狠心的女友丢下我回家了,我在KKman看着别人的情色文学,心痒到不行,当游移到"我爱国中高中妹"这个版时,拒绝小P的理智早消失无蹤,  

于是,我拿起手机……  

「妳也没回家啊,过来聊聊好吗?」  

「你不是和女朋友住同一层楼,我才不去」  

「有借有还,我要妳陪我,我去校门口接妳」  

不等她回应,我已挂了电话。  

她依旧那件针织杉,配上紧身牛仔裤……只不过,是条极短的热裤,粉嫩匀称的大腿,使我目不转睛的盯着,心中的慾念似乎强到她都脸红起来,表情好害羞。然而我是不会勉强别人的,所以今晚是否能得逞就不知道了。  

但一切的疑问,在她上车后,立刻有了解答,她在身后先是手在我胸前画着,然后猛然伸进裤子里狂抓,害我差点摔车,回头大喊「干嘛!很危险耶」但她却继续把手伸进内裤中,打起手枪了!  

「KK怎样啊?」她故做淘气声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  

学校离我宿捨不远,但我好像快………不到五百公尺的距离,我飙到80,停了车,锁上门,立刻把她扑倒在床。  

「小P,我想……」说着,贪婪的手已经拉下  

她的拉鍊……  

「干我是吗?嗯~~好啊,给你干」  

我又一次差点吐血,真不敢相信是她所说的,就连我平时也不敢说这幺露骨的话,不过听起来……爆爽的咧!我们开始狂烈的接吻,她骑到我身上用她下体用力摩擦我激凸的兄弟,我迅速的脱光衣服,她立刻含住了我兄弟;小弟我的工具约14~5公分,自认还不错,尤其与她的樱桃小嘴比起来,更显巨大,但在她狂野的抽吸下,好像气势又略逊一筹,而且几天积存的洪流,和刚刚车上的刺激,使我快不行了……  

我下意识的推开她,她似乎也知道了,拿起那跟血红色的肉棒,放进那雪白的乳沟中……  

我的第一次乳交,和射精的快感就这幺巧妙的结合了……  

她擦乾净后,就把我的头埋进她的乳沟,我的头左右搅动着,她还托起双乳想把我夹在里面,我双手做起"童子拜关音"的姿势,插入她的花丛。  

「啊啊啊~~~~~~」  

她顿时抽续了起来,退到床的一角,我知道我是真的弄痛她了。  

「我没被这样弄过」她哽咽着「你的手好粗」  

「妳不会是第一次吧?」  

「嗯……但我怕你会有睏扰,我只想和你单纯的…做爱」  

天啊!!!她竟然是处女!  

咦?等一下,这不是挺好的嘛!  

「小P啊,第一次要慢慢来,对不起,我一直只顾着自己,忘了妳的感受」  

我开始轻柔的抚摸着她,并抱起她,将她放在枕头上。  

然后我俩轻轻的拥着、吻着,嘴慢慢移向她火热的乳头,舔着、吸着,她轻轻地呻吟,我开始在她花瓣上舔,可口的液体像喷泉般涌出,她依旧轻轻的吟着,有如一首醉人情歌。  

我将舌尖伸入幽穴,挑动她的小豆,她开始扭曲身体,像在求饶,我趁机轻咬一下花瓣。  

「啊~~~」淫水横流的她抽续着,我把那充血的肉棒慢慢插入,坚硬的龟头后面,是源源不断的阴茎。  

「嗯嗯嗯~~~」那首性爱狂想曲似乎换了新调,我因着她的叫声加快抽插的速度……  

「嗯…要高潮了啦…」她叫道。  

「那就一起高潮吧,怎幺可以只有妳爽咧」  

她高潮时身体伸的超直的,还嘶哑的尖叫,真是销魂极了,我继续着未完成的使命,直到射在里面,爽到不行~~~  

我全身无力了,想去拉卫生纸,但却换她抱住我了。  

「不準出来!我要你这样陪着我……」  

「这样不好耶,处理一下嘛」我求饶着。  

「放你可以,可是以后还要唷」她撒娇道。  

「但不可让我女友知道唷」……………..(我是不是很贱?)  

「好吧」她叹道 「那我们之间算什幺啊?」  

「喔!这有个专有名词叫『炮友』」  

「噁…粉难听耶…」  

「不然,地下情人也行呀」  

就这样,我的生命中多了一个这样的角色,小P,没有爱情的牵绊,却充满极緻性爱的代名词,我有地下情人了耶,嗯……就是炮友嘛。  


二部曲-双后骑谋

(1)   

小P真是个深藏不露的女孩,打从高二认识她,给人的映像永远是清纯、内向的小学妹;但上大学后,因着彼此"接触"的机会更多了,才开始了解这闷骚女孩真实的一面。  

两个爱玩"丸具"的人处在一起,再加上怕被人抓包的刺激感,让我们相处的时间越加狂野,有如禁锢数十年的野兽一般,相互噬咬。很快的,电视和网路上的姿势方法都玩过了,有时腰酸"妹"痛却欲仙欲死,有时一洩千里后更加慾火焚身。精疲力竭时,虽有一丝空虚划过,不过她和我不就是如此单纯的性爱关係吗?  

「嗨!KK」又是一个令人 "振奋"的声音。  

但她不是小P,是社团里另一个欠X的同学。  

「你看,这位是我们小队新进的学妹唷,她你同一所高中耶,很可爱吧。」  

不敢相信,她身旁那可口的女孩,竟是夜夜让我"虫虫围鸡"的-----小P!  

小P以既可爱又带一丝邪恶的眼神对我笑笑,接着又望向不远处那些性饥渴的大一新鲜人身上,看的几个学弟怪笑连连。我把她拉到社办一角,先一阵狂吻,直到她醉倒在我怀中。  

「妳不会真要加入这社团吧?」  

「我想知道你究竟在忙什幺嘛。」  

「是吗?还是你要我在这精尽人亡?」我笑道。  

「或许吧!给我小心点」她也笑着。  

我放开了她,走出社团,心想她也太黏了吧,可别给老婆大人察觉才是……  

(2)  

晚上要上山举行迎新夜烤,我当然是载她喽(虽有点想预览一下其他学妹的说);在半路上因山路崎岖,车队距离渐渐拉远,她稚嫩且挑逗的双手又不听使唤了,随着山路的起起伏伏,轻抚着我的龟头,又大力的搓弄着阴茎,一边是危险的山路,一边又有逃也逃不掉的刺激,真有说不出的快感,结果经过半山腰的一片墓仔埔时……,不行了…。  

我把车停下喘口气,她在我耳边又娇滴滴的说「KK,我要你在这边…来一下」  

「妳这骚货!」将她的头压下去「先问问我兄弟吧。」  

她急促的抽吸起来,我则将她的头往更里面按,直到那肉棒起死回生,我扒光她的衣服,用那有点酸痛的龟头在她阴唇上蹭着。  

「嗯…快进来嘛」她淫蕩的喊着。  

我开始用力的抽插,一下又拔出,拿到她脸上拍打着。她想躲开,我则抓住她头然后朝着那颤抖的嘴狂插,她的呻吟声变得模糊且痛苦,双手开始挣扎,然而下体的淫水去却更加放肆地喷出。  

紧接着,我将她翻过来,要从后面进入,看她趴在人家的石碑上,对"住户"蛮不敬的说,所以又把她抱到车上。  

「嗯~~~」从后面她还蛮有感觉的,  

尤其在这空旷的山上,那猛烈的撞击声,更加令人兴奋。  

「别发出声音,会吵到人家睡觉唷……再叫我就不做喽」我奸笑道。  

她开始闭上嘴,极力的忍着,我则趁机更用力的贴紧她的屁股用力插入。  

「啊啊啊………」 她尖叫了出来。  

「求求你,不要停……不要」  

「求我啊,说你想被干!」也许是我被她带坏的吧,此时此地,我突然想"变态"一下。  

「干我…干死我吧」她喊着,然后开始又干又操的骂起髒话,从中文骂到日文,还夹杂着尖叫声……一连串的淫语加上三字经,使我俩兴奋到了极点,不久后,她喷出大量的淫水,并向我求饶。我抽出来,并插入她"上方那个洞"!  

「NO!…」她回过头并喊着,这场面好似昨天看的A片!  

「妳不是爱在墓仔埔做吗,今天就干爆妳的直肠!」  

此时她的叫声简直比被强暴还悽惨,我不理她骂到我祖宗地几代了,  

仍继续朝她屁屁猛插,直到精疲力竭的射在里面……  

到目的地时,别人已经快吃完了。  

「喂!KK,你是跌到山沟里是不是啊,有对学妹怎样吼……」  

几个同学开始对我冷嘲热讽起来,我只好一旁傻笑,但心理却想着:「哼哼!怎样,林贝刚刚就是在骑她啦……」  

「大家好,我是 O O,可以叫我小P……」  

自我介绍时,小P那害羞的口气将自我介绍时间带入了高潮,许多学弟都因她的话语而陶醉其中……;只不过他们不知道,心中的清纯美少女,不久前还在半山腰边骂三字经边淫叫咧!看着她那有些无辜的眼神,我不禁窃笑……。  

夜烤结束后,我又在同一地点好好的把这个伤学弟心的小淫娃惩罚一番!  

(3)  

「婆婆,我从后面好不好?」我哀求道。  

「唉唷,很烦耶」女友一边抱怨,一边转过身来。  

我对準她的淫穴,用力插入。  

「嗯嗯嗯……」她不敢叫太大声,害羞的呻吟着。  

「舒服吗?」我奸笑着。  

「还可以…」她悠悠的回应着。  

「叫啊,妳不叫我就不干了唷!」  

若是小P,听我这话一定会淫声连连,但我女友可不吃这套,她一听,猛然转过身,害我的那个摺到一下。  

「满嘴干干干,你以为在拍A片啊,也没大到哪里去,要我叫什幺叫?」  

妈的!这不知足的女人,没见过别人的,不知道自己老公多伟大;后来我们又是草草了事,心里的委屈不知何处发洩……。  

忽然,门铃响了,小P又出现在我面前,她的眼神闪烁着一丝忧伤,任谁都会想好好的"疼"她。  

小P一进门就将衣服脱了,靠,竟连内裤也没穿,也未免太猴急了吧。我将食指、无名指在她花丛中狂搅,然后迫不及待的掏出早已整装待命的老二插入,以往她都会抢着那根要玩玩,今天倒是乖乖的躺着让我为所欲为,直到我舒爽的射在她火热的双峰。  

「KK学长,我认识了一个男生……」  

「什…什幺!?」我错愕道。  

「夜烤以后她连络我的……,我觉得他不错…」  

「那你们会在一起啰?」我有些难过。  

「也许吧,不过若是你需要,我还是可以来找你…」  

「没关係啦,我怎能这样勉强妳呢。」  

小P很早就回去了,第二天,女友因为家里小狗生病,一早就翘课回家,留下狗也不如的男朋友。  

那天晚上心好乱喔,想着以后不知能不能在"战场"上与小P再续前缘,想到她不知被哪个浑帐学弟追走………。  

孤寂难耐的夏夜,我握着膨胀的慾望,只希望老婆快快回来…….。


三部曲-王者再临

(1)  
「老公~~~」  

十天没来了,不仅破了个人纪录,也让我憋到几乎精液逆流。  

「人家要~~~」女朋友在我耳边轻轻吐着气。  

可怜的我,平时难得乞求到一次就很不错了,现在她主动"临幸"我,却好死不死,我们正在开往台北车站的捷运上。  

「现在吗?」  

「当然是回家啊,现在怎幺做?」她理直气壮的说着。  

「我可撑不到回家」我说;下车后,我强拉她到车站的残障专用厕所,幸好当时人不多,要不然铁定报警!  

那间厕所又乾净又宽敞,实为打野炮的绝佳场地,她被我按在给婴儿换尿片的台子上,起先还抵死不从,但我一挑动她敏感的小豆时,立刻跟小猫一样被"驯服"了。  

手向触电一样,拼命抠着她的敏感带,也许是她第一次在外面做,很快就高潮了。我把她的大腿和身体用皮带捆起来,然后像"车上便当"一样抱着她由下往上捅,因为非常深入,所以她表情显得很痛苦,却又不敢叫出声,看得我怪兴奋的说。  

接着我放下她,往他深红的阴唇猛舔,她也不能反抗,只能任由我舔到狞嚎!我趁她不能动时拿宝贝用力插她嘴里,一直到射得她满脸,才放开她。  

他很不高兴的打我,不过出来时还刻意勾着我的手,其实心理在暗爽吧!  

老婆大人在卖耳环手饰的摊位血拼,我挤不进去,只有在外面等她,想起刚刚刺激的野战,那里又蠢蠢欲动了起来!这时在人群中,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  

「小P!妳也来逛街啊?」  

小P用一种容易掀起大战的眼神望着我,悠悠的说:「学长,我…我和他分手了,你还要不要我?」  

幸亏我女朋友在人群中血拼,不然我一定吃不完兜着走,我把小P拉到一边:「别想太多啦,KK我随时欢迎妳好吗。」  

她笑了,并亲我一下,那同样是个会掀起大战的吻,  

然后他消失在茫茫人海中,留给我无尽的遐想……。  


(2)  
「公公~~~」她又要临幸我来了,只不过地点竟又是在捷运上!  

「到家马上做好不好?」  

「人家现在就要嘛…」  

对于女友反常的要求,我真不知该忧还是喜,若把这个乖乖女的胃口养大了,以后可就没那幺容易交差啰,虽说我一直希望她能这样。  

我们到车厢最后排,那正好有玻璃挡着,她用外套盖住,我则将手身进她裙子里逗弄着她早已湿润的花瓣,看她的表情似乎很能享受这种刺激的举动,一点也不像平时保守又龟毛的她,倒是我紧张的满头大汗!  

她将手伸到我那里,想拉下拉鍊,但因为我那个位置太明显了,所以製止了她,她却不甘心,转过头说:「公公,你不是很希望我帮你吗?现在我就帮你来了唷!」  

然后用外套盖住头,将我宝贝掏出来……。  

虽然新手上路,有些粗鲁,但想到这乖乖牌竟敢做出这样淫蕩的事,不由得用力捅了几下……。  

也许是太紧张了吧,我一直不敢射,快下车时才结束,那里酸痛不已,走路都怪怪的,有几个人看着我的眼神很怪,可能认为我是"掰咖"吧!  

回家之后,一犹未尽的她,又在厕所硬要了一次……。  


(3)  
「喂喂…你在吗?」  

回到家就一直昏睡,等接到小P电话时,已是凌晨两点了。  

「我现在过去好不好,你女朋友在吗,不在我就去啰?」她说话声音故意压得很低,深怕被别人听见。  

一进门,她就要乱来。  

「小P啊,给我睡一下好吗?」我要求道。  

「你是在生我的气吗?」她噘着嘴。  

「没……没事,好吧,我随便妳了!」我无奈的表示,其实我很想告诉她今天在台北发生的种种,但是……算了。  

她舔着熟睡中的阴茎,直到再度把精疲力竭的它吵醒,我则一动也不动的躺着。  

「今天就老弟你陪她吧,我干不下去了…」我心想着,  

眼睛再也睁不开了。  

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把我吓醒了,一定是老婆大人!  

她有点怕,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,我则把窗户轻轻打开,要她爬出去,外面是房东的车棚顶,可能电视看太多加上一时慌了手脚吧,我竟然也跟着爬出去了!  


老婆大人一定以为我睡太熟,不久就离开了,我喘口气,这才傻笑道自己干嘛爬出来。  

小P兴奋极了,她从没做过那幺刺激的事(本人也是!),「KK学长,我们在这里好不好?」  

「你疯啦!」我吼道,不过在看看周围,旁边都是山坡地,夏夜的天空繁星点点,让人心旷神怡,不怕被看到,又有说不出的新鲜感!  

她要我躺平,继续刚刚的任务,不过这回她转过身,溼透的阴唇压在我脸上,我牙齿不停摩擦、噬咬她的敏感带,舌头不忘往深处探索;我们都含糊不清的呻吟着,她也卖力的抽吸着我起死回生的兄弟,直到同时到达欲仙欲死的境界……。  

「学长…你好棒…」她的爱液喷得我满脸,并继续在我脸上摩擦,像是试图把我淹死,我站起身,要她手扶着窗子,从后面猛插。  

也许是太空旷了,她扯开嗓子尽情呻吟,那声音实在太美了,听得我一阵酥麻,然后将我"最后的战液"喷在她的翘屁股。  

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回房间,所幸就睡在地闆上,她边穿衣服边笑着说:「KK,我下学期就要搬离学校宿捨了,到时候你可以来我的新宿捨玩唷,这样也不用怕被抓包!」  

她俏皮的一吻,离开了房间,留下被榨乾的我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